FC2ブログ
04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06

定位。 


20120524145434.png



這是一年前寫的文中抽取的某些句子。4700字中倒是把三葉篇跟監禁篇的梗用上了,挺全的,但不夠深刻;還有部分客觀事實當時沒有好好的看出來,現在看著簡直想巴死自己。而且,文筆很稚拙。雖然一年後也沒有進步。但當時總算是超順的吐了這麼個文出來,比起現在寫不出來好多了。

於是說起來我心中的土沖的定位到底......
.........看著以上的句子,不都是三葉在土沖二人之中嗎ORZ

看到某寫手的這段話:

因為有三葉的存在彼此都越不過去,所以兩個人這輩子都處在一個既把對方當作第一無二最重要的人、同時又絕對不肯去承認相愛的狀態裡。這種羈絆會強大而忠實,但無法轉化為世俗意義的愛情,也就不可能得到世俗意義的幸福。
簡單地來說,說是拆CP也不為過。


我一開始對於土沖有甚麼定位,也就是這樣了。這種定位對於部分青蔥黨而言是接受不了的,甚至是雷點。不過,老實說這是我心裡對土沖最真實的定位;甚至現在也是,畢竟我找不到其他更真實的定位。一直不敢說,是因為青蔥黨一直被逼得太緊,這些刺激免得了就免吧。



------

最近有個很強烈的感覺,很想來一發騎士X帝王,本想著是兩年後篇的衍生,但再想想就覺得乾脆來個架空的(捂臉
或是同為諸侯/貴族也不錯,王的左右手,兩大家族可以是共同協力的世交,或是互相制衡的世家
或是同在一所軍事學院也不錯,當中可以有不同專長的人在內,不限年齡,能力相近的學生可在同一級
又或是同為一所組織,例如騎士團/國家秘密組織

人物我會拚死保持還原度,但畢竟是架空,我會把角色的某些特質稍稍放大,同時把某些特質稍稍收起。這不算OOC吧不算吧!!ORZ

所以說我現在真的要來一發架空麼!3星期來個背景那麼宏大的架空真的大丈夫麼!



IMG_0631d.jpg

真的不能不貼一下根源(捂臉  當然這只是截圖+縮圖了,原圖太大。
某土沖合本中hA_Ruさん的彩頁。我拍的可辛苦了,本子很厚,一手要固定本子不合上又怕要傷到本子,
我還要一手抬著單反來拍而且光源還很麻煩ORZ



------


看到某土沖土命的親所說的一句,真心感覺得到她說的痛心疾首,畢竟是看了三葉篇後所說的。

“本命... 除了要夠萌之外... 同時還要夠痛...”

所以才深刻啊。
所以才值得愛啊。
的確以個人的口味而言,那些沒甚麼深厚交集的配了起來就是以愉為主的,都太膚淺了。
感覺很不完整,很不真實,很沒意思。
痛過才教人深刻。不夠深刻的東西是烙不進我的命啊。
好吧原來在CP取向中就清楚可見我的自虐性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dit]

算是repo麼 


終於發覺即使同是大手,天朝的寫手畫手也是傾向內涵的,內涵得甚至是過於沉重。
不止一次看到大氣,厚重的文。
也許是青蔥這一對本身的背景的關係吧,這一對不僅有著根本上的沉重,更是有著承接時代悲壯的厚重。



《路橋》,第一次看這文是在文包中看的,當時剛好在聽KOKIA的本当の音,歌詞著實的太配合了,心裡難受,但也不至於痛得無眠。然後昨晚翻了翻吧裡的舊帖子,無意找到了這文的地址,在看到某些回覆後才真正的叫人蛋痛。我從來都談不上是那些心懷家國的人,但看著這文是著實的難受。並不是那單純的事件反射,並不是那些可悲的事實,而是當中那一份無法排解的無奈。不論是面對久經成長銳氣被污穢時代愈磨愈短絀的無奈感;或是入世未深尚有抱負卻無法在不堪時代得以展示的無力感,這些不也是人生存於世必然面對而無法逃避的事實麼。
有著這一份無奈,難道就有錯麼。抱歉犯二也得說一句,要是有錯,也是時代的錯。至少在文中的那個世界便是。
做人有多少時候可以真心地活過來,誰又不想永遠能夠本著自己所想的去做事。有些時候做人不就是要妥協麼,即使再不情願。一個人不能承擔所有大義,至少也願意極力保護所重視的小善不就行了。真的完全沒想到看個同人文都要思慮到如此深邃的精神層面。

坦白說,這文也不過是單純表達一下作者的心理波動而已,文就是文。有時候實在沒必要鑽得過深。說到底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想法,對與錯難以辯解。難得有人分享了,何必沒留一條後路給別人,也留一條給自己。要是那位親不是大方謙虛早已可以不再逛這吧了。誰想自討沒趣。



怎麼越發覺得,要在這吧留下來需要更廣更深的胸懷。



說回文的感想。

老實說我最在意的不是單一的事件,而是時代巨輪轉動下人所有的無法逃避的無奈感。太深刻了,至少於這文中。

啊啊,一想到總悟那孩子終於也會明白、接受這一種無奈感就隱隱心痛起來,沖田總悟畢竟是個銳氣很強的孩子。一下子要他面對這麼不堪的選擇,甚或是無可選擇地折斷本來還在成長的氣焰,這著實過於殘酷。說到底這孩子雖入世未深卻是入世太早,可以的話真想讓他可以多過幾年普通孩童的生活,即使是平凡得沒出息,但總算是難得的幸福。
至於十四我更是痛心不已,由始至終他也是無奈的見證著眼前的一切。入世已深的人也許早已磨滅那些銳氣甚麼的,看著後輩正走著當年自己也走過的路,假如明知是無果的,其實阻止也不至於是一件自私的事,畢竟說到底這也只是出於保護的心態。其實十四要阻止總悟的心情是如何的沉痛,仔細想想,一個早已經歷成熟的人在孩子身上再次看到昔年的身影,更要看著這孩子一步步、甚或是一夜就要走過來,卻是無法阻攔無法改變,這是多麼的無奈痛心。誰想珍重的人重蹈覆轍,而偏偏那孩子更是自己一手帶過來的。一直都很心痛十四背負的太多,但假若要他放下所有,他也就不是土方十四郎了。

[edit]

金魚。 

h_4.jpg

朱麗大人的【金魚】。
掉眼淚了。他掉眼淚的同時我都掉了。完全沒想過這是一本三葉篇後衍生

“如果你有罪的話 那我就是共犯”
一方面心痛自責逞強的他,一方面也心痛一直背負所有的他。




鳴啊啊啊啊啊,一整個心情終於都HIGH不起來了,
最近不知怎的一整個亢奮得害,昨天還睡不到四小時ORZ
土沖在我心中是細水長流的存在,突然變得如此高亢搞的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了。
一整個就是有一種超新星在爆炸的感覺,
我才不想這麼激烈。
說回本子,朱麗大人的土沖除了畫風超美,
而且故事都是內涵的,一次又一次直戳中心臟。
雖說【金魚】是R18,但這麼的H還是接受得到。而且份量很少。
啊,為何朱麗大人的本子都這麼難入手,又不是會場限定(泣

[edit]

土誕  


房間內一片狼藉。

而事主早已不在現場。

這是山崎幾經辛苦終於買了美乃滋回到來屯所後第一個看到的境況。因為不想切腹,山崎跑了整個屯所終於找到了他手上美乃滋們的主人,也就是其中一位事主,真選組第二不能惹的副長土方十四郎。其實山崎在拉開紙門後接下來的一秒鐘他有想過到底自己的視力有否毛病。真選組最不能惹的一番隊隊長沖田總悟竟然也在。可是再下一秒山崎心裡便想著,其實也沒甚麼吧,副長跟隊長本來就是捆綁出現,有甚麼值得奇怪啊─── 啊啊,啊咧,有甚麼不對,從剛才就有甚麼不對!已轉身想走的山崎回頭,再拉開紙門,真選組最不能惹的二人,他們最敬愛的副長跟隊長睡在一起了。

這是山崎幾經辛苦終於買了美乃滋回到來屯所後第二個看到的境況。

“欸,欸~~~~~~~~~~~~?!”山崎本能地發出了一聲驚呼。




時間倒回一小時之前。

其實今日是其中一位事主,也就是土方十四郎的誕生日。近藤與眾人為此準備了一個慶生派對。說是派對其實更貼切的說法就是一場胡鬧歡聚,事實上大家都鬧得不像話。要說這個派對哪一刻最像一個慶生派對,大概就只有一開始近藤捧出蛋糕的一刻。但比起這派對像不像樣,土方十四郎更在意的當然是蛋糕上的美乃滋份量了,於是一開始,山崎就被指使去買美乃滋了。
至於這麼的場合,又怎麼會沒沖田總悟損自家副長的份兒,這也就是另一位事主。當山崎為了保命跑了去買美乃滋的那段時間,屯所其實還是一如以往的和諧美好樂也融融───才怪。

“土方混蛋還是去死吧──”
沖田總悟轟了土方十四郎身旁的人一炮。大家都應該要相信,這一炮,絕對是無意的。土方十四郎的焦點很快就從一臉灰的近藤身上轉向一臉無害的沖田總悟身上。
“我說你小子這話就不能少說一天啊!”土方十四郎額角的十字在跳動,正要發作,沖田總悟已經坐了下來,並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的一樣開始吃起蛋糕來。
“喂這蛋糕我都還沒有吃啊!”
“欸,這又不是狗糧口味,我以為土方先生不會吃的嘛。”
“你小子又看不起美乃滋嗎!!”
“我看不起的只有土方而已!!!”沖田總悟幹勁十足的說罷,便拿出了一瓶冬佩利,
“吶,要是土方先生能喝下這瓶而不醉的話,我就──”沖田總悟話只說了一半,良久也沒有接下去,土方十四郎居然緊張了,要是讓其他隊員知道了以後他鬼之副長的形象還剩嗎,於是土方十四郎努力壓制著他心裡莫名的緊張,以及,一點點的期待。土方十四郎下意識嚥了一下,全神貫注的看著沖田總悟。二人的距離其實很近,土方十四郎很清楚的看得見,沖田總悟臉上漸漸泛起的紅暈。這個時候,土方十四郎竟然愈來愈緊張了,快要憋不住了,偏偏這一刻沖田總悟卻突然伸出了雙手,正緩緩捧住了土方十四郎的臉頰,下一秒鐘,大家都以為他們的隊長會親上副長。



別傻了,大家都看八點檔看多了嗎,劇情才不是這麼狗血。


實情是,沖田總悟正在拽著土方十四郎的臉頰。土方十四郎痛的眼角含淚,幾經辛苦終於把沖田總悟拿掉,“怎麼又超S發作啊啊啊?!!!”土方十四郎才吼了一句,就停了下來,他看著自家S星王子便發現他……“這是醉了?等等,難道是這蛋糕嗎?所以說為甚麼蛋糕會有酒───”沒等到土方十四郎說完,身後已經傳來近藤的慘叫,以及此起彼落眾人的慘叫聲。
沖田總悟沒喝過酒,所以自然是沒有人知道他要是喝了到底會怎樣。平日絕不能惹的一番隊隊長,戰場上的鬼之子,誰也不知道沖田總悟醉後原來是如此的傻氣。土方十四郎又一次從近藤身上拿下沖田總悟,他這回抱住了沖田總悟,不讓他再胡亂拽著別人。
“好了好了,這派對也該完了。”土方十四郎回頭跟近藤說了一句便出去了。
“十四!!你要帶總悟去哪啊?!!”房間裡只剩下近藤一人哭著臉的叫著,事實上在剛才的混亂中隊員都一個一個的走了。當然,當山崎也買好美乃滋回到來的時候已經是空無一人。

房間內只剩下一片狼藉。

而事主早已不在現場。



* * *


土方十四郎抱了沖田總悟回到房間,放到床舖上。



男人輕掃著少年的瀏海,輕輕的吻了額頭一下。
“笨蛋。”
“多虧你,我的生日永遠都很難忘。”
“嘛,也好啊,”

“可以跟你這樣過生日的話──”
土方十四郎看著眼下的少年,淡淡的笑了。


意外地,沖田總悟竟然一路都很安靜,沒有找渣沒有抖S發作沒有損著自家副長。土方十四郎再也沒有說話,也沒有追究他家孩子擅自提前“結束”了派對。真選組最吵吵鬧鬧的二人都安靜了下來,不經不覺便睡著了。他們都不知道,原本還在怨念著又搞不好慶生派對的近藤在門外看到了這以後,感動得一把眼淚的在心裡大喊了一句“他們都會幸福的,三葉。”於是近藤也就安心去跟蹤他的幸福了。


當屯所回復了一向的平靜(大霧)的同時,有一個人正在努力地找尋他的直屬上司───
他找到了以後的結果是如何不重要,但有一個事實,就是監察君你一聲驚呼也就表示你監察這任事做得不到家啊。(笑



-----

土方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第一次寫生賀,1800字。渣爆了,才發現自己真的寫不了歡樂向(扶額
寫到一半突然就記起了小總好像喜歡酒或是會喝酒的啊(巴
汗,不管了,反正小總用心良苦啊,十四也好好回應了這份心意
事實上這文後半的劇情很不完整但今日快完了於是就先這樣湊合著看吧

5/5/2012 土誕

[edit]

夢見 


天啊我要感恩!!!
今早夢到了青蔥, 很還原的, 好像是監禁篇後的這樣
但最深刻還是他們的相處, 並不是同人化以後的賣腐,
而是很還原地是一貫的相處模式
正正因為這樣, 他們之間 其他人跟本插不進去
雖然很快就醒過來但還是超滿足www
夢見他倆口子這麼的日常真的很感動,
我才不會說我欣慰得內牛了...

[edit]